服务热线:
您的位置: 主页 > 行业资讯 >

网通芯片厂满手订单但毛利为何下滑?

来源:互联网   发布日期:2021-09-14 16:25   浏览量:

  9月13日消息,最近电子业情况愈来愈让投资人心慌,业者口口声声订单接不完,可是部分零组件价格却开始松动甚至下滑,显得有些矛盾。显然缺料、缺柜(海运货柜)和Delta 病毒疫情对产业链的冲击让部分厂商,尤其制造终端产品的电子下游厂商的处境如夹心饼干。大家都在找答案,检视第二季网通产业的表现,应可看出目前供应链的真实状况。

  以智邦为例,第二季营业毛利较去年同期下滑7%,合并营业利益下滑20%,合并税后净利也较去年同期减少17%、季减15%,每股盈余降至2019年第一季以来的低点。智邦第二季获利能力为何突然下滑?新闻稿指出,第二季零组件短缺和涨价,造成智邦成本上升,而且,未来智邦的营收和出货,还要看零组件出货状况决定。

网通芯片厂满手订单但毛利为何下滑

  一柜难求,供应链紧绷极了

  缺料、缺柜和疫情,让整个供应链紧绷到极点,智邦为了满足大客户的需求,网通设备改由飞机运输,与供应商签定的合约,也附有不能退货退款的严苛要求。

  从总体经济数据,会发现库存逐渐上升,重复下单/过度下单隐忧似乎浮现;但从网通产业的财报发现,这并不是因产品卖不出去,相反的,各家厂商营收多半创新高,像智邦、智易、中磊、明泰上半年营收也都创同期历史新高。

  关键就在少了关键零组件,商品无法组装出货,其他零件库存不断上升,副作用之一,就是部分电子零组件价格松动。

  一位存储芯片厂总经理曾在法说会解释,中小型厂商因积压库存的资金太多,开始出现卖零组件套现,「卖零组件赚的可能还比出货多」,导致零组件价格出现波动。

  出货不顺,产品价格松动

  因此库存升高也成为下半年考验网通厂金流的新挑战。如正文连续三季呈营业活动产生之现金净流出,今年第二季正文营业活动流出的现金高达12亿元,但正文发言人杨正任表示,库存增加和配息导致现金流出,在手订单相当多,需求没有问题,正计划兴建越南新厂。

  再以智邦为例,今年6月30日,智邦帐上库存原料金额高达91亿元,较去年12月30日库存原料41亿元增加1倍以上;不只智邦,缺料造成各家公司第二季财报原料库存大增,甚至连鸿海董事长刘扬伟日前都预言,缺料要到2022年中才会有解。

  虽然从需求面来看,网通厂商其实都相当乐观。以中磊为例,总经理王炜第二季法说会表示,「目前在手订单是一二季总和」,一二季营收也创同期新高。中磊客户大部分是电信公司,疫情加上Wi-Fi 6新规格普及,为中磊带来新商机。

  不过缺料问题很严重也是事实。采访得知网通产业普遍面临的状况是,不只联发科、英特尔等主芯片缺货,周边搭配的功能性芯片,也因成熟产能严重不足,部分芯片交货期拉长到50~60周,「所有半导体都缺,8吋产能很难找」,网通产业人士观察,「料不是完全不来,而是从去年下半年交期开始拉长」,目前观察,缺料至少还会维持1~2季。

  运输也影响网通厂获利,友讯财务长陈宜表示,印度是友讯重要市场,「4、5月疫情大爆发,因封城及运输问题使出货不顺,这些都要提列跌价损失,这是友讯毛利率下滑的主要原因。未来出货后,跌价损失可随产品出货回冲回来。」

  除此之外,Wi-Fi芯片大缺也对友讯营收形成限制,「Power IC、部分存储芯片都在涨价」,陈宜透露,但友讯下半年已找到合作的运输公司,解决货运问题,缺料则陆陆续续到货,希望下半年逐步解决。她表示对下半年营运审慎乐观,但也坦言,已签订合约的电信业者无法转嫁成本,只能看零售产品各市场的状况调整。

  第四季起恐面临策略调整

  佳世达董事长陈其宏在股东会后记者会就担心,电子产业供应链绷紧到极限,「半导体不会短时间解决,供应链还是很不顺」,他观察,现在洛杉矶港外海随时都有40~50条船等着卸货,「产业界其实很多是恐慌性下单……库存不断增加,都是高单价零组件,最后看到政府资金紧缩,资金因升息回笼到银行,影响到消费者,业者就必须砍单,看谁库存多,原来赚的就要吐出来,流血出清。」他坦白说,几十年来,看到的景气循环就是如此。

  虽说环境严苛、变数多,但网通厂还是有逆势突围的方法,亦即优先生产高毛利产品。佳世达旗下明泰,毛利率仍较第一季微幅成长,董事长黄文芳表示,明泰同样面对缺料和缺柜状况,只能把重心放在生产5G等高毛利的产品。友讯也同样检视产品组合,精简不必要产品。

  网通产业只是整个电子下游产业的缩影,电子产业担心的是,景气循环是否突然反转,并从下游厂商扩及上游。目前来看,因全球处于经济复苏,加上疫情刺激需求,网通产业仍有强劲需求,但第四季开始,厂商出清库存的压力会愈来愈大,可能逼使下游厂商改采保守策略,不再追逐高价零组件,加上美国消费者对通膨愈来愈敏感,整个产业要维持毛利持续成长荣景,难度也逐渐加大。